妖夜綺譚企劃存檔區
請愛用tag功能觀看作品
角噗:kon_chara
 
 

瓦倫丁紀念日

情人節特別短篇的概念


這太不尋常了。

 

御子柴看著日向明斗空蕩蕩的桌子時第一個冒出來的想法就是這個。

她歪著頭盯著那張桌子一會,走到教室門口東張西望一陣子才又走進教室,但她還是忍不住往同學的那張乾淨整齊的課桌看。

--這真是太奇怪了,絕對有哪裡不對。

御子柴想。

--今天是瓦倫丁紀念日耶,那個那麼受到女孩子歡迎的日向明斗怎麼可能桌上一樣禮物都沒有?


「日向!」在結束了一堂課後御子柴連忙叫住正要離開教室的日向明斗,她急急忙忙地將自己的講義胡亂掃進包包裡就跟了上去,「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御子柴在把日向明斗推出教室前很明顯的感受到了集中在自己背後的視線,不...

16 Feb 2017

遺書

續生死界線


----

在二尾告訴她明斗的事情,決定要離開京都的時候,二尾曾經好奇地問她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她搖搖頭只回了一句不會太早就踏上了旅程。

而她才離開京都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就又回來,如果沒有搭上那輛奇怪的列車的話,或許自己也還會想繼續留在帝都一陣子吧。

伊萬里看著久違的家門愣愣地想。

伊萬里推開家門的同時,幾封信件從原本緊閉的門縫內散落到地上,伊萬里愣了一會才蹲下身子撿起那些信,大致上看了一下,有些是寄給伊恩和查爾的--大概不知道查爾已經離開這裡了,信才會寄到這裡。

伊萬里一邊檢查信件一邊走進屋內,最後她看見有封信上頭的收件人寫著自己的名字,信件上頭熟悉的字跡讓伊...

06 Sep 2016

生死界線

從她做出決定的那一刻開始,死亡便如影隨形。


----


伊萬里醒來就發現列車上擠滿了大大小小白色的模糊人影。

 

列車依然以穩定的速度向前行駛,但外面一片黑暗,伊萬里好奇地靠近窗邊往外看,窗外一片漆黑,除了地面上閃耀著點點亮光。

伊萬里仔細一看,發現列車行駛於星空之上。

「請問一下。」

伊萬里離開窗邊,試著跟列車上的其中一個白色人影搭話,但對方沒有搭理她。

車廂的門突然打開,伊萬里回頭看見另一個白色人影從另一節車廂走了進來。

「--■■■■■■,■■■■■。」人影似乎開口說了些什麼,但聲音聽起來就像隔了好幾層玻璃一般模糊不清。

「請問一下。」伊萬里走向那個人影,人影卻...

06 Sep 2016

クモ糸に祈る#07

26夜


現在的他就跟當年那個自己一樣,無能為力。


----


「我們得來一趟列車之旅。」日向明斗某天突然打開他辦公室的門劈頭就這麼一句。

然後速水現在正坐在火車上,看著日向給他的相關資料。

--幾位民眾在搭上火車後到了不知名的車站,月台上空無一人、也有人看見月台上有個女人,但就在他們睡著後才發現自己處於現實,沒有那個空蕩的月台、也沒有女人。

「也有人聽見出站口另一側傳來了歌聲,但他害怕得不敢出站。」坐在速水對面的日向突然開口補充。

「歌聲?」

「嗯。」日向看著窗外沒有回頭,「聲音不大,但整個月台都聽得見,不過那位先生說完全聽不清楚歌詞內容就是了。」

「這是個案?...

15 Jul 2016

クモ糸に祈る#06

速水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高大男子,他張望了一會發現只有自己跟對方後忍不住開口:「日向呢?」

「今天主人有事,所以由我跟您一起。」須彌語氣中帶著歉意。「主人相信您也能夠處理得很好。」

「……好吧,但我還有個問題。」

「我看不到那些…你們說的那些幽--」速水頓了一下才改口。「怪異,這樣會妨礙辦案吧?」

「不用擔心。」須彌看了看現在正在速水身邊飄來飄去的小紙人,「主人給您那個紙人是有用意的。」

「這個?」

「是的。」須彌點頭。

「您的情形主人已經有考慮進去,只要您帶著小紙人,就能夠幫助您看見原本您看不見的東西。」須彌頓了下,「但或許也會造成您生活上的困擾。」

「……我能問個問題嗎?...

10 Jul 2016

四期用角色卡

01 Jul 2016

クモ糸に祈る-搭檔

他大概尚未料到自己的理念在這個世界如同一個脆弱的玻璃製品。


在速水拿出證件交給門口的軍人查看後,對方豪不意外地挑了挑眉抬眼看了他一眼才把證件丟還給他。

「在那邊。」對方只是隨意指了個方向就不再理他,速水還是禮貌性的道了聲謝才離開。

幸好建築的構造並沒有過於複雜,速水沒有花很多時間就找到了辦公室,確認門框旁邊掛著的名字寫著自己的名字才從口袋中掏出鑰匙開門進去。

辦公室內除了必要的桌椅和櫃子之外沒有其他東西,速水將窗戶打開,回頭看了一眼那張上頭依然空無一物的辦公桌。

「您好、請問是速水鋼長官嗎?」柔嫩的少女嗓音在敲門聲後響起,速水抬頭就看到一名綁著雙辮的少女雙手捧...

01 Jul 2016

クモ糸に祈る-日向明斗

他緊抓著過去,卻對未來置之不理。


01.真下和泉


那是個意外。

沒有人知道那個怪物沈睡了多久、藏身在哪、為什麼會鎖定日向家。

或許有可能是因為日向家的人有一些和其他人不同的能力,對那個東西來說大概很新奇,所以鎖定了日向家。

或許只是那個怪物心血來潮,隨機挑了一個。

或許他本來就沉睡在那裡,只是沒有人發現。

太多的或許,但也不過只是為了說服自己。

那其實是一場意外。

「這個世上的安排都是必然。」

他總會想起已經死去的妻子曾經對他說的這句話。

如果那天他沒有帶著妻子和兒子回去日向家、如果那天他和他們一起待在日向家、如果那天死的是日向明斗。

他無法停止自己不去想如...

01 Jul 2016

掌心的溫度

她到現在都還記得,

那是屬於人類的溫度。


她是沒人要的孩子。


她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也從未看過自己的父親,從有記憶開始自己就只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在街上晃蕩,甚至連一個名字也沒有。

伴隨著她的長大的記憶只有骯髒散發著惡臭的巷弄和總是拿著棍棒要追著她打的陌生人們。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下來、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活這麼久,只知道她在肚子很餓的那段期間記憶都是空白的,回過神來她的衣服上總是沾滿了鮮血,血的腥味圍繞著她,但她並不覺得討厭,甚至認為這是理所當然。

--自己不是人類。

她換掉一身沾滿血的破爛衣服後,看著手上那件衣服這麼想。

她想起剛才離開前有另外兩個比自己還小的孩子...

01 Jul 2016

クモ糸に祈る-已死之人

他的靈魂已經死去。


日向明斗順著人潮下了火車,雖然說是平日,但京都車站依然人來人往。明斗才剛走出剪票口,就看見真下站在出口一邊看著手上的懷表。

……明明沒有特別通知他,看樣子是收到內部的通知了吧。

明斗在內心嘆了口氣後朝著真下的方向走去。

「好久不見。」明斗先開口打了聲招呼。

「以我們來說並不算久。」上次也不過是一、二個月前的事情,真下轉身在前方帶路,「我有收到通知了。」

「我想也是。」明斗點點頭跟在後面。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帝都出現,但我可以說那傢伙完全沒有辦法走出結界一步。」

真下一邊說一邊上了馬車,明斗也跟在後面上車。

「你確定他們是同樣的東西嗎?」真下皺眉...

01 Jul 2016
1 2 3
© 帝都記事 | Powered by LOFTER